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捕鱼达人游戏平台 > 正文

77880 带着姥姥坐高铁

发布时间:2020-01-09  来源:互联网    编辑:匿名  

77880 带着姥姥坐高铁

77880,□河南日报记者 董娉

有时候回家的路很长,乡愁就是一张苦苦期盼的车票;有时候回家的路很短,坐着高铁半日即可往返。

姥姥名叫郭金华,1929年生于方城县,已经两年多没见过老家的风景。人到耄耋之年总会思乡心切,老人时常念叨:“每次回家得坐将近3个钟头的汽车,太累了!”

12月1日,河南大“米”再添新成员。郑渝高铁郑襄段、郑阜高铁、京港高铁商合段的开通运营,结束了南阳、平顶山、周口不通高铁的历史。姥姥终于可以坐高铁回家了。

姥姥此趟回乡之行可谓“阵容强大”。陪伴她的是女儿、外孙女和曾外孙女,四代“闺女”回娘家,分外热闹。

7点整,郑州至方城的高铁驶出站台。姥姥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外急速后退的风景,略显紧张,双手紧紧握着座椅把手。她特别害怕晕车。

“30年前那会儿,我从老家到郑州看恁,坐汽车得走将近10个小时,晃得我头晕眼花。”姥姥解释着,同时也惊异地发现如今的列车行驶竟是如此四平八稳。

提及坐火车的体验,四代人也各不相同。在那个“车马很远,书信很慢”的年代,姥姥记忆中只有拥挤不堪的绿皮车;到了女儿这一代,便感受过漆着红漆的快速列车;从上学到工作,外孙女坐得最多的是动车;而今年只有3岁的曾外孙女,则是高铁的“老乘客”了。

从农村土路到快速铁路,从绿皮车到复兴号,再到现如今中原大地上1728公里的高铁线路,人们与家的距离不断“缩短”。在河南乃至中国都被高铁变“小”的时候,百姓的生活和梦想也正在逐渐变“大”。

这一路上,除了车窗外的稀罕景儿,姥姥满心只剩下催着女儿赶紧给曾外孙女拿吃的。在她的印象中,长途跋涉归乡,晕车的天旋地转也总是伴随着辘辘饥肠。

一直“唠叨”不停的姥姥,目光忽然被窗外景色抓住:“是七峰山!”她一只手颤巍巍指着车窗外,另一只手紧紧拽住女儿的袖子,“那是咱八庄村你姑奶家门口的路啊!”她的声音有些颤抖,眼睛里突然放出了光。

“各位旅客您好,下一站方城站即将到达。”8点15分,姥姥硬塞到曾外孙女手里的苹果还没啃完,车上的广播就传来了提示音。“这可都到了?”连着问了3遍,姥姥方才起身。

6分钟后,列车滑进站台。带着回家的喜悦,四代人在“方城站”三个大字下合影。不远处的候车厅内是拥挤着等待上车的乘客。多年来对高铁的思而不得,让他们在今天显得格外兴奋。

总有离岸的船,也总有回家的人。姥姥的期盼和如愿,何尝不是亿万河南人愿景的缩影呢?世界上最令人喜悦的一种物是人非,便是故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了吧。

距离2020年的春节只剩50多天了。这个春节,90岁的姥姥终于可以坐着高铁回乡过年了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